教材--飛星紫微斗數

修行不是為了遇見佛,而是為了遇見自己啊!

       很多人以為成功只要自己不斷的努力,就一定會成功,其實不然,大多數人拼命的努力,到頭來卻是一場空。為什麼呢?


       因為不知道自己應該往哪個方向努力,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,更不懂得經營人際關係,因為貴人往往是人生的轉淚點,所以有一句廣告詞這樣寫:【人生不是贏在起跑點,而是贏在轉淚點!】


       轉淚點有兩種,一種是自己領悟,一種是貴人提攜,但兩者是不可分的。首先自己要成為自己的貴人,人類社會成長的動力來自一個【變】字,一個人的成功也是來自一個【變】字,這變字讓大多數人失敗了,讓少數人成功了,可是不變我們將被這個社會給淘汰掉了。


       該怎麼變?沒有正確答案。變對了,你成功了,人家給你喝采,給你掌聲。變錯了,你失敗了,人家說你好高騖遠,給你噓聲。


       變對了,你的成功經驗就可以寫成自傳或回憶錄,成為他人的偶像,請問你的成功經驗複製到他人身上就會使那個人成功嗎?【猴穿衣服還是猴】(用台語說更傳神)。意思是我們若僅複製其外在的種種,卻不得其神,是沒有用的。但大多數人不了解。


       學習【飛星紫微斗數】多年,領悟到每一個人都有完全屬於自己的生命軌跡,我們完全不需要去複製別人成功的經驗,而是徹底了解自己後,走自己的路,走出真正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,不與其他人比較外在的東西,而是清楚自己是否活出自己的特色。


       一株稻子,他不可能變成一株玫瑰,玫瑰花人人欣賞,它是供人欣賞用的,稻穗是來餵養人類的,讓人類的生命得以延續下的,但卻極少得到欣賞的眼光,但它卻依然的開花結穗,無怨無悔的餵養著人們,這就是它的成功。它見到它自己了,做到它自己了。


       人類開始群居有了社會之後,至今都是【類金字塔】型的架構,就想我們的象棋,將士象車馬炮兵卒,層層下來,還是販夫走卒居多,所謂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,如果我們很清楚自己有多少斤兩,我是屬於哪一個位階,我的責任是什麼,我的成功是什麼樣子,就不會被別人或社會牽著鼻字走了。修行不是為了遇見佛,而是為了遇見自己啊!


       我們有一位學佛的陳大智師兄來學過我們的【飛星紫微斗數】說,這門學問表面上看到是一門術數,其實是一門非常實用的修行工具,世賢個人非常認同。


       世賢受梁若瑜老師的啟發,從2003年開始學習飛星紫微斗數,到2012年5月開始和梁老師在新竹授課,不斷整理梁老師的學理,期望能讓後學的師兄師姐能更快速的更容易領悟這一門曠世絕學,這其間也不斷用自己的命盤(其實是我太太的命盤,我自己的命盤懶得找),當作上課的教材,在不斷講述的過程中,慢慢地領悟到陳師兄所講的修行是怎麼一回事。


       比如說師兄師姐們雖都稱我為老師,但是世賢始終都希望大家叫我師兄就好,因為我也還在跟梁老師不斷的學習中,我只是代梁老師傳授基礎課程而已,而且在教課的過程中,我很清楚我的斗數【根器】有限,所以我的任務是【橋梁】,搭起梁老師與眾位師兄師姐間的緣份,傳承飛星紫微斗數這門曠世絕學。


       我也很清楚自己在飛星紫微斗數上的造詣,是無法達到登峰造極,也很難像梁老師這般開創,但是我看到很多的師兄師姐根器之高不再梁老師之下,將來飛星紫微斗數在這些師兄師姐的手裡,一定會發揚光大的。

       【橋梁】就是我的任務,當我完成了,我就成功了。所以做相關的工作對我來說,是極快樂的一件事。錢的多寡,不是計算我有多成功的要件,而是看有多少飛星紫微斗數大師的陸續出現,在社會默默貢獻他們的心力,為大眾提供正確的命理觀念,為大眾解惑找到希望。


       我在論命時,最喜歡聽到的幾句話是:我收穫很多、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、我有種解脫的感覺、我有種放下的感覺、我找到人生的希望了、、、。

我也會很興奮,很有成就感,尤其是學生也在旁邊時,一邊講學理一邊印證事實,多麼暢快啊!

       2015.06.07 於台北教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