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材--飛星紫微斗數

一、「忌坐」「忌沖」

    設多忌「」入某宮與多忌「」於某宮,就象義而言其別如何?試以「疾厄」譬例:

    設「疾厄」坐「生年忌」與「命忌」呈「雙忌」,則此人容易年輕辛苦勞碌而後晚來帶陳宿之疾。當然雙忌決非大病,但長年小病仍是不免。

    易以「父母」坐「生年忌」與「命忌」呈「雙忌」沖於「疾厄」,則象義為脾氣上的涵養稍差,與上述的勞碌狀況就完全沒有關聯。但既「雙忌」沖於「疾厄」,當然與健康有絕對的關聯。

    又譬如與健康相關聯的宮位化「多忌」入「疾厄」呈「三忌」〈或以上〉則當然生病,以其「多忌」糾纏於「疾厄」,容易產生「久病」現象,稱為「病業纏身」的纏綿病榻。呈「四忌」〈或以上〉的糾纏「疾厄」,則容易久臥病床到死而後已!

    設與健康相關聯的宮位化「多忌」入「父母」沖「疾厄」,那就會生產生「一翻兩瞪眼」的「死亡」或「器官摘除」,此即為對「疾厄」而言的「忌出消散」故也。

    呈「多忌」而無福分〈福德、遷移、子女所化之祿〉救應者,是死而後已象;設「多忌」而有福分救應,也容易「器官摘除」或「歷經險難」而後死裡逃生。乃「疾厄」的「忌出消散」象義非肉身其厄的雨過天晴,則將打包裝箱送進焚化爐。

    論「疾厄」如是說,論其他宮位亦應想當然耳作如是觀。